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明月怔了一下,魏丞相府掌上明珠,是京周城的大才女,容貌也是京周城第一,更是整个京周城二郎的梦中人,是哪个不要命的把她派过来,谁不知道这一旦染上了瘟疫

    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明月实在觉得这个闺中的小姐还是留在自个家妥当些。

    明月对她福了福身说:“奴婢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明月,娘娘如今在瘟疫病区内,连我都不让进去,魏小姐还是尽快上马车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魏兰走前了两部说道:“皇上下令,我不敢不从,且我父亲乃京中大臣,我做女儿的为父亲分忧也是应该的,还望明月姑娘不要为难且领我去皇后娘娘那儿。”

    明月脸色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竟然是皇上下旨的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魏小姐且在这儿等等。”

    明月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魏兰望着明月离去的身影,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。

    身旁的小田问道:“大小姐,咋们真的要去,听说一次瘟疫来势汹汹,染伤了无药可医,皇上糊涂了,朝中那么多文武百官,偏偏派小姐一人过来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田。住嘴。”魏兰喝住了自己的丫头,脸上却满掩喜色。

    魏兰说:“爹爹回来告知的时候还说皇上也去了瘟疫区,那日在京周城大门迎接皇上时,你也不是没瞧见,皇上青年才俊,如今娶了皇后,差不多便该纳妃了?”

    小田一下看穿了魏兰的心思,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知道了,小姐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鸢从里面的雨棚里面有出来。魏兰快步走过去,周鸢赶紧伸手阻止她过来:“魏小姐,你是个知书达礼又聪慧的人,听闻也熟读过医术,应该有了解此次瘟疫并不同与往日,一旦过了病气,挨过七天没

    有吃下对症的药,便必死无疑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魏兰在原地给周鸢行礼,小田行完礼后就把她家小姐扶起来。魏兰温身细语的说道:“娘娘,来时我已了解瘟疫病症,可皇后金贵之躯也能在这,我也可以,我已向父亲母亲立了生死书,若我真的不幸死在这里,那也是我命该如此,

    好在家中还有几个妹妹在左右伺候着,上有几个兄长撑起魏家门面,我也没什么牵挂,还望娘娘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皇上派你过来陪我的,现在我给你一道口谕,你不必跟来,也不准再逗留此地。”周鸢的脸上没有一丝让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现在魏兰说的再天花乱坠,也不能留她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鸢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,魏兰扑通跪下,双手抓住了周鸢的胳膊:“娘娘,不要赶走魏兰,魏兰定会小心照料这些病患。”

    周鸢回头,见魏兰抓着自己的手,下意识的就甩开,然后往后退了退说:“你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她刚才碰过你衣服。怕是不能再随意乱走。”明月提醒。周鸢皱着眉头看了看魏兰,说:“罢了,你便留在你自个马车内不要出来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