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周鸢摸了摸明月的脸庞,拉着她的手说:“你这样走出来,若瘟疫不除,就不可再回皇宫了,如果真的不幸也染上了瘟疫,是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明月眼眶微红握紧了周鸢的手说:“奴婢不怕,若奴婢不出来,谁又能伺候小姐,奴婢就是死了那也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若我们还能活着回来,你想要什么我都依你。”周鸢说。

    明月眼泪掉落:“小姐,奴婢只盼你能平平安安回皇宫,别无他求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周鸢拉着她的手,带领着一群得了瘟疫的病患,离开了宫门。

    此事,以最快的速度,向墨渊骅的汇报。

    当他知道时,他立刻从龙椅上的跳起,不顾大臣劝说,一句追出来皇宫。

    只是等他出来的时候后,宫门已无一人在。

    墨渊骅站在宫门前,攥紧了拳头说:“到底是谁放皇后出宫的。”

    身后臣子,禁军,纷纷跪下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。”巍丞相说道。墨渊骅突然大笑了几声,猛地回头盯着魏丞相,抬手指着他说:“好,好,好是吧,那便派魏丞相府的嫡大小姐也一同陪同皇后,到瘟疫爆发区照顾患者,还有谁说好的?

    ”

    他眼眸在众人的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底下的人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现在怕说谁说一句怕是都要倒霉,魏丞相这个没眼色的,直接往皇上枪口撞,如今好了,赔了一个嫡女出去。魏丞相倒是赌气一般的说:“既然如此,不若老臣也一同前往瘟疫区协助皇后,若瘟疫一日不除老臣便一日不归,假若老臣不幸身亡,老臣也心甘情愿,只要皇上能多为老

    百姓着想。”

    墨渊骅这次倒没有再说什么,明锐的眸子在众人身上扫掠过,底下的人却是悬着一颗心,不知皇上还要怎样才泄愤。

    良久后,墨渊骅点头道:“好,既然只有魏丞相,那诸位爱卿,便回宫去吧。”

    大臣们抹了一把,纷纷起身。

    “韦大人,回宫后,飞鸽传书给摄政王府,让摄政王入宫理政事。”墨渊骅抬手拿下了顶上的冠,塞到了忠义侯的手里,就朝着牵着马的侍卫走去。

    趁着众人不注意,上马,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众臣子这才反应过来,皇上叫摄政王入宫,是自己要跟着去找皇后,但宫中又不得不留着理事者,便让韦大人飞鸽传书给摄政王。

    魏丞相赶紧上车追随,留下来的大臣急的焦头烂额时。

    他们就没见过比玄帝还任性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瘟疫区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停靠在了大路边。

    四周的老百姓纷纷看着马车。

    里面出来了一位身穿浅绿素衣的女子,她花容月貌,身材丰盈,肌肤白皙,一脸官家贵气。

    随着马车而来的婢女,把马车上的女子扶落。

    明月从雨棚里走出来,瞟了一眼,眉头皱起问道:“你们是何人,此地不宜久留,还是快些离开。”“这位姐姐,我们是魏丞相府的,小姐是奉命前来协助皇后娘娘一起照料老百姓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