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墨渊炎负手一罢,面容严肃的对萧国师说:“此事务必要保密,若让外人知道,恐怕会引起灵国动荡,危及到新皇后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萧国师听到此话,心中已经明了,墨氏一族是不可能处决新皇后的。

    萧国师一脸恭敬的作揖:“是,老臣与摄政王今日所言,天知地知;你知我知,绝不会再有第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墨渊炎满意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萧国师目送墨渊炎离开,等到墨渊炎走出监天局后,萧国师发现周鸢的命星突然闪烁了一下,然后又缓缓高升,一个陨落的命星,直接升至了九重天。

    萧国师手指颤抖的指着命盘:“这……这真是奇象。”

    他接手监天局40多年,从未见过这般的命格。

    凤凰涅磐;浴火重生。

    这个皇后看起来不简单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你不能离开玉龙殿。”把守玉龙大殿的侍卫,把周鸢拦在了殿内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新婚后的第三日,也该是她回门的时候,可是,她的丈夫却下令不得让她离开玉龙大殿,只说是为了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周鸢就想不明白了,为什么踏出玉龙大殿,她就会陷入危险。

    可墨渊骅也说不出什么理由。

    周鸢皱紧了眉头,什么话也不说,就从季凌的腰间抽出了一把剑,抵在了季凌的脖子处。

    她语气冰冷的问:“皇上现在在何处,带我去见他?”

    季凌低下头,拱手作揖,一脸恭敬:“皇后娘娘,皇上正在承乾殿与朝中文武大臣商讨着国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去告诉皇上,今日是我回门日,他把我幽禁在玉龙殿,到底是何意?”两三天前,她欢欢喜喜的与他成亲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这是最圆满的结局,可是她没想到,新婚的第二天,墨渊骅就下旨不让她离开玉龙大殿。

    起初他安慰她,外头传出一些对两人都不好的流言蜚语,他不想让她听到了之后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她就待在玉龙大殿,哪里都不准去,周鸢越想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季凌依旧跪在原地,并没有打算去承乾殿的意思。

    周鸢看到他的态度,心情更加的不愉悦,直接持着剑,从季凌的身旁走过。

    可是季凌身后的士兵却快速的把她包围起来,季凌跪着转身看着周嫣的背影说道:“皇后娘娘,这是皇上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周鸢扬起了手中的剑,气势冲冲:“今日谁若敢拦着我,我便杀了谁?”

    她说完之后,就继续往前走,那些拦在她面前的士兵,只好往后退。

    皇后的凤体他们是碰不得的,因此,他们只能挡在周鸢的面前,不停的后退,然后就来到了承乾殿。她站在大殿外面,却可以清楚的听到从大殿内部传来的众臣子的声音:“皇上,你到外头去看一眼,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如今城中的老百姓都觉得新皇后不详,你总得要

    给老百姓们一个说法。”“臣以为,魏丞相所言不妥,众所周知,新皇后是由太后与太上皇钦定的,你们质疑新皇后,那岂不是也在质疑新太后与太上皇吗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