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宰相眉头蹙的更紧了,他抬手抚了抚自己的须,只手负在身后。白夫人心疼女儿个把月才回一趟宫,回来还要被他爹问东问西,便推了宰相爷一把,说:“老爷,若儿刚回来,你就不能让她喝口水,朝堂上的事情不应该是你们男人的事

    吗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爹,你不必担心,那神医是个厉害的。”白若君打断了自己父亲的话,她相信摄政王的判断,在这件事情上,她不允许她父亲质疑。

    宰相自讨没趣,甩了甩袖就离开了屋子,留下了白若君与白夫人,几位婢子忙前忙后,不是为白若君端茶水进来就是送点心。

    白夫人将她最爱吃的桂雪糕送到她面前:“若儿,母亲不知你今日会回,不然就多做些,今日回府,打算留几日?”

    “母亲,皇后那还需要我,我傍晚就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多留几日,这不是坐一会儿就得走?”

    “母亲,今日摄政王妃刚好来看望皇后,是皇后娘娘有心放我回来看一看的。”白若君一手拿着糕点一手端着茶水。

    白夫人低头抹泪:“你说你,做什么那么坚持入太医署,还白白耽误了亲事,你如今也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事,白若君的思绪就飘远了。脑海里是那个英俊不凡的男人,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她的心,想着想着白若君手中的茶水就洒在了她母亲的衣裙上,白夫人立刻跳起身,低呼了一声:“若儿,你在想什

    么想的那般入神,你瞧瞧!”

    白若君赶紧回过神来,将手中的茶水与糕点放好,抽出了手帕为白夫人擦拭:“母亲,对不起啊,方才若儿在想娘娘的药方,一时失了手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这孩子……我回院子换身衣服,吩咐厨房的做些好吃的,回头我再做些零嘴让你带走。”

    白若君依偎在她母亲的肩膀,轻轻的蹭了蹭说:“还是母亲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白夫人笑了几声,就离开了白若君的院子。

    白若君脚下还有一对龙凤胞弟、妹!

    白若铃听闻这个姐姐回来了,在白夫人走后没多久,便去了君兰院。

    “五姐姐。”

    白若君放下了手头的东西,往窗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外院走入一名身穿着黄裙子的少女。

    她戴着一串额饰,精致的淡黄珠子点缀在眉宇间,走路的脚步轻盈,身后跟着一群婢女。

    白若君起身,推开了房门:“六妹。”

    “娘说你回来了,叫我过来陪你说说话,娘还把我爱吃的零嘴都叫我带过来,说我要让着五姐姐。”

    白若君看了眼她身后的婢女手中捧着的坚果,轻笑了一声:“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白若铃进了屋子,福星把坚果放下后,便让身后的婢子退出去,只留下了三两位在房中伺候。

    白若铃直接挥了挥手,干脆把福星等人都叫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白若君拉着白若铃软软的手,坐在了刚才圆木凳上。

    仔仔细细的看着白若铃,发现她又长高了一些:“若铃又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十三岁了,能不高吗,五姐姐,娘说你今日不留夜,吃个饭又得走,你能不能带我出去呀。”“不成!”白若铃提出这要求时,白若君立刻拒绝,没有任何保留的余地:“上一次带你出府,你在宫中冲状了贵人,若非爹爹在朝中有点权势,声望,再加之那人懒得计较

    ,你以为你能出来,且我回去的那个地方,并不是什么好玩之地,那是要出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白若铃脸一沉,心里委屈,家中无人敢斥责她,独独这个五姐姐,她最怕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瓣说:“好嘛,我知道了,不去就不去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般,白若君又心软了,她剥了一个果子递给她:“方才姐姐说话重了些,你别生气,姐姐就怕你再冲撞了贵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摄政王我瞧着挺好说话的呀。”白若铃冲撞的那位贵人,正是墨渊炎。

    那日,白若铃从太医署出来,因为跑的急,不小心撞上了墨渊炎,将他手中的一盏琉璃灯摔碎的,据说,那是从南蛮之地买回来的。

    只要点一盏琉璃灯,便可以照明整个屋子。

    墨渊炎从皇上手里弄来了一盏,正要放在王府,宝贝的紧,谁料竟被白若铃给摔了。

    墨渊炎的脸色当时就黑了,后来白若君急忙走出来,墨渊炎虽然生气,却在听到白若君的话后,一声不吭的走了。

    白若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红村那件事情是摄政王做的,至于他做了什么,旁人猜疑云云,她却猜到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红村是被摄政王烧死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人,说他好说话,那真的太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若铃,看人不能看表面,他毕竟是摄政王,没点能力与手段,如何对付朝中那些难缠的元老。”白若君握着自家妹妹的手,拍了拍:“你就留在府中,替我多陪陪爹娘。”

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