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月色弥漫大地,劲风呼啸,帽儿山上密林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,楚军大营里火把燃烧,火盆中火蛇吞吐。

    来往巡逻的士兵异常警惕,凝视着荒野上一举一动,似乎在等候楚军的到来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先轸和李克用采纳了光明王的建议,利用楚军兵戈和铠甲,设下伏击帽儿山等候楚军到来。

    百万雄师销声匿迹,不知先轸和李克用将他们部署在何地。

    夜深雾重,帽儿山好似蛰伏的巨兽,匍匐在荒野之上,此时,烽火山方向楚军正一步步向战王城方向,楚军安营扎寨的地方靠近。

    舍弃大营,白起大军只能露宿荒野,眼下鲁智深带领大军返回,白起带着狄青上前相迎。

    十万大军躲过噬天敌军的围攻,未损失一兵一卒,这一切全部都仰仗白起的妙计。
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大军将白起奉为‘军神’,每一个人都深深的佩服,爱戴他,觉得能在白起手下效命是他们三生有幸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队派出的斥候返回,月色照耀下,他们勒马而立,手握阔剑疾步行风上前,禀拳施礼道:

    “禀大帅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何事让你如此惊慌!”

    白起抬手示意斥候起身,眸光停留在他身上,再次开口询问道:“说说看,到底发生了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禀大帅,敌军并没有离开帽儿山,而是驻扎在山下,并且使用我军的帐篷,铠甲和兵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“这是要鱼目混珠,设下圈套等候吾楚大军!”

    白起恍然大悟,没想到留下的兵戈和铠甲却被敌军利用,心中不禁觉得先轸也不是很废物,至少尚有些谋略。

    岂不知,这一切都是光明王的注意,他才是白起真正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大帅,眼下该当如何,敌军想要以假乱真,趁机戮杀吾楚大军,要是烽火山方向大军返回,必将遭受他们的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狄将军沉住气,药师和存孝久经沙场,尚有风吹草动他们都会有所察觉,应该不会落入敌军圈套中。”

    “时下,某在想敌军百万雄师,于帽儿山下设圈套,他们百万大军藏于何处?”

    白起似有所想,眸光从狄青,高长恭,鲁达三人身上划过,鲁智深是粗人,这等要动脑子的事情他并不擅长,所以白起想要听听其他两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帽儿山三面荒野,背后乃是悬崖峭壁,能藏兵的地方只有正面山峰密林里,难道敌将先轸会将百万大军全部藏于山上?”

    高长恭出言说道,可百万大军藏于山上,风险实在是太大了,任谁都知道只需一把火,就可让山峰密林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长恭只说对了一般,先轸的确会在山峰上部署一部分兵马,但不会将百万雄兵全部藏于此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白起侧目向身旁士兵看去,只见他将地志军事图铺在地面上,一道银光闪过,白起泰阿直指在地图上。

    “如果本帅没有猜错,先轸会在这三个地方隐藏兵马,如此不但将我军隔绝,刚好以帽儿山为基础,形成一个口袋状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了!”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