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青烟弥漫于空,帽儿山下楚军横列,大阵颇有章法,白起凝眸注视着前方纵马飞驰的王庭骑兵。

    他们蓝色战甲遮体,月牙矛和战盾横空,防御和攻击力并存,懂得如何密不透风的防御,显然是久经沙场的老兵,散发着浓烈的行伍气息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白起面色云淡风轻,嘴角上扬泛起一抹笑意,高举手中战戟:“长枪兵,出击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长枪兵疾驰上前,横列于器械军前方,手中银光寒枪抛射飞出,长枪穿透虚空,宛若一道道坠落的陨石,撞击穿刺在王庭骑兵身上。

    王庭骑兵纵马飞奔,前行速度奇快无比,巨大冲击力下遇上破空的长枪,就算他们铠甲战盾防御,依旧遭受到严重的创伤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白起并没有奢望长枪兵能够将王庭骑兵击溃,他们的出击只是为了给器械兵争取更替箭矢,轰天雷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完美利用时间差,让器械军和长枪兵天衣无缝的配合,别说眼前只有五千王庭骑兵,就算五万敌军同时进攻,白起一样有信心让他们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轰隆~

    轰隆~

    器械军发射,轰天雷,箭矢,长枪密密匝匝的笼罩在王庭骑兵身上,他们损失惨重,更别说越雷池一步了。

    只能稳住胯下受惊的战马,扭头向敌军阵营折返回去,光明王脸上戏谑之色尽失,目眦欲裂,心中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楚军,这般阴险狡诈,交替进攻,我军骑兵根本不可能冲入他们阵型中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王稍安勿躁,楚军统帅白起,用兵鬼神莫测,我们可不能有丝毫的大意,否则,稍有不慎将落入他的圈套中。”

    先轸神情阴冷,出言说道,心中却是佩服白起的部署,区区十万军想要挡下百万雄师,他到底还有什么底牌?

    无法猜透白起的阴谋,就算是先轸手握重兵,他一样不敢贸然进攻。

    “那依先将军之意,就这样两军对峙?”

    “敌军就算奇谋诡计多端,可他只有不到十万兵马,本王以为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都形同虚设。”

    “我百万雄师同时进攻,只需一个回合的冲杀,就可以将他们踩成肉泥。”

    光明王冷哼一声,对先轸和李克用非常不满,他能感觉到两人对白起的畏惧,在他看来白起正是在利用两人畏惧,故布迷阵,其实眼前楚军就是外强中干,根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先将军,李将军,你们还在犹豫什么,楚军统帅是在故意拖延时间,一旦楚军援军到来,两位只能悔之晚矣。